欢迎来到色猫网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adambaldwin-central.com。色猫网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有爸爸爱的小孩是幸运的。爱我们的爸爸,给了我们记忆,给了我们想念,给了我们舍不得。有人让我们这样想念和舍不得,那就是幸福。

世界正在偷偷犒赏“多陪孩子的父亲”


文|李坤珊

授权自微信公号“亲子天下”

(微信号:cn-parenting)


许多父母喜欢问孩子:“你比较爱妈妈?还是爸爸?”而孩子也总是侧着头,笑着但不解地回答:“我爱妈妈,也爱爸爸!”

 

对孩子来说,爸爸不能取代妈妈,妈妈也不能代替爸爸,问他比较爱谁是个傻问题!

 

我是一名老师。每回父亲节、母亲节或中秋节时,请班上的小朋友画卡片给爸爸或妈妈,就算我说的很清楚:“请画妈妈(或爸爸)。”他们仍是说:“我要画全家人和我们的小狗。”

 

对孩子来说,“家”指的是那里头的每一个成员。画爸爸,不能不画妈妈,更不能不画自己。有了自己,那哥哥和妹妹更是少不了。

 

“家”对孩子来说,每个人都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少了谁,那就不是家,而且谁也不能替代谁,这就是他们对“亲情”的定义。所以,当孩子看见周遭,或是他自己必须面对家人分开时,这与他们的理解相冲突,不解和困惑是必然的反应。 



亲情没有合约书

是独特的一对一关系

 

而这个定义,也给了我们成人一些启示。

 

成人世界里的婚姻关系,有法定合约,所以,只要合约书不存在,婚姻关系就可以荡然无存。但“亲情”呢?亲情,是没有合约书的!不仅如此,也不一定需要血缘关系,它是无法离弃、分开的!它倚靠的,是彼此与彼此间长久、独特和亲密的关系。

 

所以,重要的不是血缘,而是长久的培养;关键的,不是公式化的爱,而是独特的一对一关系。

 

因此,“妈妈和我”,不同于“爸爸和我”;“我什么时候最想找妈妈”和“我什么时候最想找爸爸”,也不会是一样的。

 

那天,班上三岁的小迪,不小心尿湿裤子,躲在教室的厕所里,哭着找爸爸。他说:“我要爸爸来帮我、救我!”只要他与其他小朋友有冲突,他也会说类似的话:“我要找我的爸爸。”很显然的,爸爸是他的安全堡垒。

 

一般来说,在家庭的分工里,妈妈常常是幼儿生活起居的照顾者,所以孩子总想要妈妈陪他吃饭、睡觉、安慰他,妈妈成了孩子的“安全堡垒”。那爸爸呢?一旦不需要那么细致的生活照顾,做爸爸的,似乎就成了孩子的大玩偶与“最佳玩伴”。

 

仔细听听孩子跟爸爸一起念书、说话、散步、和玩游戏的声音,你或许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一大一小,总是那么“吵”啊,动不动就跑过来追过去,令人发昏。孩子的爸,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能那么轻易地回到小小孩的世界,跟他们一起欢笑,一起无厘头。

 

所以在刻板印象上,一遇到委屈,孩子总想找安全堡垒妈妈;一想欢乐,肯定缠着最佳玩伴爸爸不放。但那样的刻板印象,并不是固定的!每一个孩子,与爸爸妈妈的关系不仅各不相同,也无法互相取代。爸爸或妈妈与个别孩子之间独特的互动模式,只有靠自己去经营、培养。这是妈妈和爸爸的个别功课,谁也无法帮谁做。



爸爸的角色,妈妈无法取代

 

在大人的世界里,不把自己和他人做个比较,好像就不容易找到自己的价值。孩子却不一样,他们对分析比较不在行,但非常擅长从他人和自己的互动里,感受到不同的喜爱、厌烦、烦恼和反应模式,建立自己和每个人之间的特殊连结,无可分离。

 

直到现在,十四岁的宁宁只要一看到《月亮晚安》的封面,就会瞇着眼睛笑说:“我记得里面的大兔子和小兔子,爸爸以前常念这本书给我听。”而这个记忆,已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时间会过去,但记忆会长存心中,永不褪色。爸爸在宁宁生命里所搭建的爱和互动,让宁宁在生命中的任何一刻,都能与爸爸手牵手一起回到那记忆,回到一个大男人把小宁宁拥在怀里的每一天、每一晚……

 

台湾友人的老板很慷慨,常在下班后请他们几个人去唱歌吃饭。而他们都有家,家中都有孩子。我常在想:“他们的孩子,一定常常在等着爸爸回家。”或者,那些孩子早已习惯爸爸很晚才回家,所以爸爸在不在家,也就无所谓了!

 

不管是一天到晚等爸爸回家,或者是爸爸在不在家也无所谓,这两种孩子的反应,是无奈也是放弃。所造成的结果,常是妈妈和孩子自己形成固定的家庭生活步调。在这步调里,爸爸成了外人,他的一举一动,没有和其他成员像齿轮一样契合,反而要互相迁就。

 

爸爸的角色,是妈妈无法取代的。少了与爸爸共处欢乐,也是个缺憾,那是再多玩具也弥补不了的。虽然那缺憾不至于让孩子长不好,但要是没有那缺憾,孩子会长得更好,不是吗?这个道理虽已有不少研究证实,但其实不用那些研究报告,只要看你宝贝孩子脸上的笑容,答案就很明显了。

 

有天我们去朋友家吃饭,那对擅长理财的夫妻说:“要是能够重来,我们不会像以前一样,为了替孩子存钱,全家人哪儿都没有去。在孩子小的时候,全家人一起旅行、一起做许多事,那些珍贵的记忆,才是传家之宝。”

 

今年四月,我们全家人到以色列去旅行。回来后,我们把一张张死海的浮力、耶路撒冷的丰富遗迹与其他旅行照片放在一起。我那十二岁的孩子,每回一看见那些照片总说:“妈妈,你看你吓成那个样子。我常常跟你说,你要多运动……”



爱,就是要赖在一起

 

一起看电影、一起做饭、一起游戏、一起旅行,全家人在一起,做什么都好。“全家人在一起”,是一种努力,也是一个承诺。

 

不知道四十年后,或者有一天我离开人世后,我的两个孩子,最记得他们的妈妈什么事?许多答案,只能耐心等待,让时间来说明。

 

我最记得我爸爸什么?我不但知道,而且还有很清楚的影像。三十几年前,爸爸在竹竿上绑条绳子,带我钓青蛙;他在后头追着,教我跨蹲在横杆上,歪着学骑大人的自行车……那些影像,无关乎华丽和多寡,只有浓浓的想念和舍不得。

 

我和全天下有爸爸爱、或曾有爸爸爱的大人和小孩一样,我们都是幸运的。爱我们的爸爸,给了我们记忆,给了我们想念,给了我们舍不得。有人让我们这样想念和舍不得,那就是幸福。

 

孩子记得的你,将直接影响到他会成为一个怎么样的大人和父母。而孩子会记得的你,没有人能替你做这门功课。你在他的记忆里是温暖的、是挑剔的、是宽容的、是欢乐的、是常为他人着想的、或总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只有你能定义。





作者与授权


李坤珊,美国南伊利诺大学幼儿教育系博士,现任教于美国波士顿的教师训练中心和幼儿园,育有一儿一女。着有《带你长大:让孩子在爱与信任中成长》、《让孩子安心做自己》等书。原文授权自微信公号“亲子天下”(微信号:cn-parenting),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文章来源:亲子天下(微信号:cn-parenting)

本期编辑:杨文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