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鸽飞处(9)

摘要: 第602片树叶儿\x0a肖亦梅坚持要陪许寿平一起,赶去妹妹打工的苏州,一个念头不安的在转,这也许就是见她的最后一面了吧?

11-05 07:45 首页 千叶树

第602片树叶儿

33

肖亦梅坚持要陪许寿平一起,赶去妹妹打工的苏州,一个念头不安的在转,这也许就是见她的最后一面了。

肖亦梅相信,此刻紧挨着她的许寿平,在心里也是这么担心害怕着。

路上肖亦梅宽慰他,医生的话肯定会夸大其词,或许没那么糟糕,你不要瞎想,自己吓自己,等我们赶到了再说。

许寿平嗯嗯的示意她意思是知道的,可是他的一双眼睛里,依然流露出深深的惊恐和悲伤。

好在终于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

妹妹在流水线的装配台上突然晕倒了,小姐妹们把她抬去工厂附近的卫生站急救,医生说赶紧送去区医院,情况不是很妙,他没有把握救过来。

区医院的结论是急性胰腺炎,要是再晚一会儿,兴许就真的没指望了。

34

是妹妹的一个老乡姐妹,嘘嘘糟糟翻到许寿平的电话,火急火燎打给他报信的,电话里也没说清楚,只是急着告诉他,妹妹得了急病刚刚送去抢救,医生说情况很严重,叫他家里赶紧来人。

肖亦梅松了一口气,许寿平言语里有点埋怨那个小姐妹的意思,害得肖亦梅也跟着请假辛苦一路颠簸了过来。

肖亦梅转而安慰他说,虚惊一场呢,不过这样也好,她不这么说的话,兴许我们还不会马上赶过来的,就当是来看看小姑的吧。

妹妹的这次意外来得快去得也快,也就几天时间看上去跟好好的没有两样了。姊妹俩都很奇怪,怎么会得这种病的,打小也没听说过家里谁得过呀。

妹妹再三央求挽留了,许寿平本来在单位也不是很忙,肖亦梅呢,这些年也没怎么请过假,两个人一合计索性就多呆几天吧。许寿平说,结婚时匆忙,这次就算是陪你出来渡个蜜月了。

35

妹妹照常上班去了,两个人照着一张苏州景点指南,在城里转悠了。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无非就是那些园林花木盆景假山之类的,不看也就罢了,反而是当地人莺莺燕燕的方言让他们头昏。

那天晚上,妹妹陪他们去了附近的一家小戏院,说是见识下苏州评弹,穿长衫和旗袍的一男一女两个演员端坐在台上,才唱了20分钟左右,妹妹和肖亦梅转脸一看,许寿平已经瞌睡了,轻微的呼声应和着台上演员弹拨的节奏,顿时笑了。

逗留苏州期间,两个人去过妹妹跟几个人一起租住的宿舍,是个大套,满满当当挤了5个人,角角落落里到处都是衣服和杂件,简直插不下去脚。

最尴尬的是,那些花花绿绿的胸罩啊内裤啊丝袜啊,随手乱放乱挂了,醒目刺眼。

许寿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往哪儿看,往哪儿看都躲不过,极度的不自在。

有个胖嘟嘟的小姑娘,操着不知道哪儿的方言普通话,拿腔别调的解释说,姐妹们可怜天天苦死了,眼一睁忙到黑,屁股都冒烟了,累的不行,实在没有心思收拾。

36

倒是妹妹的小床,看上去是最整洁干净的,铺着的兰花被单像是刚刚洗过的样子。

许寿平想起来记忆中的妹妹,一直是个爱整洁的人,现在却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真是难为她了。

其实呢听妹妹说,目前她打工的这一家厂子,早就不是才到苏州的那一家了。

这几年她都换了好几家了,也干过好些工种,虽说人是辛苦点,好歹收入一家比一家要高些。只是住的地方一直很不好,像她这样的打工妹都是这样的,舍不得在住房上花太多的冤枉钱,反正哪天说走就走了,钱都是要攒着的。

许寿平想其实自己对妹妹就没怎么关心过,更没有帮上她什么忙。她独自在外面一个人吃了那么多苦,自己这个当哥哥的却不闻不问了,这算什么兄妹撒。

这么想了心里不免酸涩起来。

他建议妹妹看看实在不行,还不如早点回老家去,找个工作也不算太难的。肖亦梅也附和了说,就是嘛,我们都在一块相互也好有个照应,你哥哥就是放心不下你。

妹妹说我会考虑的,肖亦梅闻言伸过手臂搂了一下妹妹,笑说那就好,我们说定啦,在宝应等你了。回去安定下来,我负责给你找个好婆家。

37

本来他们是打算打的去车站搭乘长途客车回来的,妹妹的宿友也是热心,主动给了他们苏州到扬州合乘师傅的手机号,还说到了扬州合乘师傅会有专门跑宝应的小车来接应,一点都不耽误,比坐大巴省心多了,也多花不了几个钱,人舒服呢。

这样两个人就在那天下晚,如约坐进了来接的去扬州的合乘凯美瑞轿车。到扬州转乘了去宝应的合乘。

在后座上,许寿平的黑色的大包塞在两个人之间,肖亦梅无意拐到了包里凸出来的,一个硬硬的东西,就问他什么样呀?许寿平笑笑没回答她。

肖亦梅自顾拉开拉链翻出来看,竟然是一只水晶饰品,是的,是一只晶莹剔透的鸽子造型。她吃了一惊,问他这是哪儿来的?我怎么没看见你买过?

许寿平小声解释说,不是买的,是妹妹她们宿舍的,我给她带出来了。

38

这个答案让肖亦梅更加吃惊了,你怎么这样呀?妹妹不知道吧?也许还不是她的呢?人家还要当我们手脚不干净的。

许寿平不作解释了,也不接他的话,肖亦梅猜测他肯定觉得,是这个不祥的水晶鸽子,带给妹妹不测了,他是要拿回来然后再把它扔掉?可以随便扔了的呀,费这么大劲带回去干嘛?实在是不可理喻无法理解了。

到宝应的合乘车驶上老环城路,就要进入城区时,天色已经黑透了,路灯次第亮起来,远处的紫金公寓楼上有几扇小窗户也亮了,沿路的小商铺差不多都关门打烊了,有几家的霓虹店招闪着红字蓝字,有的笔划掉了,有的歪斜了。

肖亦梅就是这时候从打盹中醒过来的,接着她还来不及喊出声来,也顾不上推醒偎在她肩头熟睡了的许寿平,就眼睁睁的看着一辆黄色的巨大的货车横冲上来,哐当一声狠狠的撞在他们的小车头上,跟着她就什么也记不得了。

 

2017-10-26

图文无关

 

 

相关阅读

白鸽飞处(8)

白鸽飞处(7)

白鸽飞处(6)

白鸽飞处(5)

白鸽飞处(4)

白鸽飞处(3)

白鸽飞处(2)

白鸽飞处(1)

九月再见,你好十月!(2017年9月份目录)

一场秋雨一场凉            (2017年8月份目录)

春风荡漾,忧伤躲藏,人生到底为活出意义,还是抵抗遗忘?

春风与桃李的情话:如果喜欢,随意看看;感谢有你,一路陪伴。

我怀念的冬天的夜晚 / 寒冬驱不散你心底的暖

你要是在冬天,走过叶挺路


感谢

@天涯海角友情配图

@凌岚等朋友关注督促


苹果手机赞赏请长按这儿呵呵


首页 - 千叶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