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猜你肯定,不怎么听戏了吧?/爱听戏的人,是不是有颗老灵魂?

摘要: 第599片树叶儿\x0a前几天几个朋友讨论,究竟是看看戏好,还是听听戏对,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也对,各执一词。我猜你肯定,不怎么听戏了吧?

11-05 02:11 首页 千叶树

第599片树叶儿

        前几天几个朋友讨论,究竟是看看戏好,还是听听戏对,真是公说公不错,婆说婆也对,戏自然要看看行头和表演,剧情故事也是要仔细看真切的;既然是戏,唱肯定是菁华和灵魂了,不闭眼定心凝神那是听不出好来的。

倒是有人笑了起来,你们穷争什么呢,这年头还有人看戏听戏吗?

都说京剧是国粹,各种地方戏呢是各地传统文化的精粹,都需要不遗余力的抢救性保护,继承性发扬,不然上对不起老祖宗,下对不住成千上万的戏迷群众。这种话很多年前我们就知道了,京剧离我们远姑且不谈,各种地方戏直接都看不到个戏影子了,想来在当地的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早先那些年,我记得电视里影院里时不时的,还能碰见什么什么戏曲电影播放上演,后来除了每年春晚里,匆匆露个小脸的戏曲大联唱,告诉大家我们还活着呢,此外就基本没戏了。中央台的戏曲频道好歹天天播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或者是什么样的人,在大白天或是午夜里追着看它们?

要说这几年里好坏还有些动静的,顶多就剩下昆曲的《牡丹亭》了。那是幸亏有位台湾来的白先勇老先生。还有首《说唱脸谱》热闹过一阵,别的就真没什么印象了。

读过不少反映各地剧团生活情况的当代小说和散文,那都透着萧条和颓败,那些置身其间的演员们也都难免是无奈沮丧的。这之间上演了各种闹剧和滑稽的事,叫人扼腕叹息。

所谓太阳底下无新事,想来本地也是差不多的吧?

想起来啊,我们小时候戏曲曾带来多少欢愉时刻呢。

身边若是有位会唱戏的,大家对她那可真是羡慕嫉妒恨耶,佩服人家的本事,看不惯对方的得意,讥讽她举手投足散发出来的那股子风骚。

我老家有个亲戚,家里的孩子谈了个对象,女孩子长的一副讨喜相,最厉害的就是会唱好几种小戏,越剧黄梅戏沪剧豫剧那是张口就来,最拿手的还是老淮剧。

有一年春节我们大家族拉年酒,有人起哄让她来一段,她放下筷子,大大方方的走到院子中央,手臂一抬一伸那么一笔划,唱上了一段《河塘搬兵》。大家忍不住喊好,小姑娘微微一笑,翘起兰花指摆了个姿势亮了个相,又接着来了一段《骂城隍》。

几位老人家一高兴,忙不迭的招手喊她到跟前,塞给她几个红包。立刻就有不服气的了,囔囔着也唱了几段,喊了几嗓子,人都还没回过神来,就闹着要红包了。

可惜的是这门亲事最后还是没成,到底是哪里出岔子了,也没个像样的说法。

我倒是相信其中的一个版本说的,他家里骨子里还是觉得女孩子那么痴迷唱戏,将来是不会安心过好日子的,担心自己的小伙压不住。这叫什么屁话嘛?!凭什么就说人家戏唱得好,就一定过不好日子撒?还不是那一套陈旧落后的老观点作怪!

他们骨子里还是认为,戏子是不值得信任的。喜欢唱戏的女孩子,似乎就肯定潜藏了作风不好的隐患。

我是最讨厌这种人了,一边欣赏享受着你的好,一边转过身来就不待见,冷嘲热讽一百二十个不放心。

什么人撒!

都说我们宝应也是淮剧的发源地之一,这个我不敢肯定。但是从前城乡里那么多喜欢唱淮剧听淮剧的人,却是事实。要不我们县里怎么还会专门有个淮剧团呢。

我记得在我爷爷奶奶那一辈,说到王志豪肖文艳那可是浑身来劲的啊。我奶奶就跟我开过玩笑说,孙子,你将来要是真的有本事,那就帮我把王志豪和肖文艳请到家里来玩!奶奶就服气!

我的父母呢,我记得他们更喜欢越剧和黄梅戏,家里的墙上挂过很多年王文娟和徐玉兰,还有严凤英袁雪芬范瑞娟茅威涛马兰的海报。我有个做音乐老师的亲戚,还一句一句教过我学唱《女驸马》《黛玉哭灵》和《十八相送》。

若干年后,我很意外的得知我喜欢的余秋雨先生,跟我和我父母都很喜欢的马兰是一对了,有着说不出的高兴。仿佛余秋雨先生是我们家派出去的一个代表,他是要去好好安慰照顾心疼马兰的,为她化解那些年里因为唱戏,而遭受的各种委屈啊。

真的仿佛是一夜之间,那些喜欢戏曲的人,都不知道藏哪儿去了。

说不清是因为很难碰到戏了,他们才渐渐的不喜欢了;还是说因为大家都开始冷落戏曲了,也就没什么人愿意好好学好好演了?反正我的母亲他们后来对于戏曲,也不再表现的那么有兴致了。

我记得有一年我还兴致勃勃的买回家几盒淮剧盒带,本以为会给他们一个惊喜,结果倒好,居然抱怨我瞎花钱干嘛,哪个有闲功夫听戏撒,歇歇好的多呢!嘚,我是自讨没趣。

我年轻时候做过很多心血来潮一时冲动的傻事,死皮白赖的找亲戚和朋友,讨来几大本油印的唱词脚本就是其中之一。又花了自己可怜的积蓄,还厚着脸皮找厂里的一位对我不错的小阿姨,借了一点钱,赶去当年扬州的春季图书展,一狠心买了几大本都是砖头一样厚的戏曲丛书,死沉死沉的坐大巴抱回来。

母亲迎面看见了简直呆住了,很不安的问:

二呆子你发什么神经撒?看书不要看哇得了,以后怎么找对象啊?

唉,戏曲就这样一天天的退出了我们的生活。至于比我们年轻些的朋友,他们对于戏曲的感情,那就更是稀薄寡淡了。不说也罢。

现在呢,每年总会有一两次,我会从网上找来一些戏曲段子,戴上耳机慢慢听听,顺便回味一下从前的那些简单安静的好时光,也许还会想起一些人和事,算是慰藉,算是凭吊。

 

2017/10/23

感谢

@吴琴芳老师


相关阅读

多少青春不再,多少情怀更改,我还拥有你的爱 / 回忆我的舞台生涯

小尹庄的张忠锋,有朋友找你 / 道是无晴却有晴

家里的拿手菜,你还记得吗?/闲情偶记之五

关于钓鱼,又有什么可说的? / 闲情偶记之七

你真的能冷落手机,戒了朋友圈?

谁懂女人心


苹果手机赞赏请长按这儿

谢谢哦


首页 - 千叶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