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色猫网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adambaldwin-central.com。色猫网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在柳林市的政局,季子强可以说只是一个小人物,是一个每天端茶倒水的秘书。可是知道内情的人,却不得不暗暗对他竖起

真实的官场:美女高干火箭升迁背后的隐情....


在柳林市的政局,季子强可以说只是一个小人物,是一个每天端茶倒水的秘书。可是知道内情的人,却不得不暗暗对他竖起大拇指,并由衷地说一句,他是当之无愧的市府一秘。

没错,他就是柳林市女市长叶眉的秘书,多少次在美女市长面临危机时,都被他不显山不露水的化解掉。

他长相不凡,潇洒沉稳,即使是高冷不苟言笑的叶眉看向他时,眼光也会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

一个能坐上这样位置的女人,当然不同于一般女人。她冷静,克制,内敛和聪慧。这些,都让季子强敬佩,同时,他作为叶眉的贴身秘书,自然而然的也能看到她伪装的坚强外表下不为人知的柔弱一面。这又让他对她免不了生出几分疼惜,这错综复杂的情绪到最后,就演变成了一种男人对女人的原始渴望。

尤其是她被正装包裹着的身体,凹凸有致,玲珑的曲线简直是完美,哪怕已经知道个中滋味,季子强还是会常常对她按捺不住热情。

甚至有时候,他会幻想着,要是在办公室里把她……那一定能满足男人最强烈的征服欲。

他想征服她,再狠狠的多征服她几次,谁让她动不动就对他颐指气使的。

此时,正在召开一场例行会议,季子强坐在会议室的后排位置,默默的注视着正在讲话的叶眉。而她一如既往的专注,就像看不到季子强的目光一样。

也不怪她总是那么认真严肃,她这样一个从上面空降而来的市长,即没有柳林市本土深厚人脉,更无法深入到柳林市那些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中去。市委华成飞华书记以及常务副市长韦俊海明里暗里可没少给她使绊子,她哪怕是拿出全部精力,应付起来也有些疲累。

叶眉讲话结束,会场内响起了掌声,掌声一落,坐在她旁边的常务副市长魏俊海忽然说:“叶市长,听说前几天讨论过的关于市规划局的材料已经收集齐了。正好还有一点时间,我们讨论一下?”

像这种在公开场合里,韦俊海的提议,不管是他出于什么样的心思,叶眉都不好拒绝。

“嗯。”叶眉答应了一声,而后把目光投向了季子强,轻声说道:“子强,你去我办公室把资料拿过来。”

“好。”

季子强起身出了会议室,去了叶眉办公室,市规划局的材料是他准备的。因为资料比较多,就用了一个箱子装起来了。季子强端着沉甸甸的箱子走在通往会议室的走廊上,忽然他瞥了一眼箱子上的透明胶布,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对劲!这箱子,一定让人做过手脚。

季子强来不及多想,连忙端着箱子加快脚步回到市长办公室,把门关起来,动作利落的打开箱子。

他把那些资料一起从箱子里搬出来,忽然,一个光滑的长条形物体掉了出来。就算是见多识广的季子强也愣了一下,因为那实在是一个很不雅的东西,是专门用来慰藉寂寞女人的……他的后背蹭蹭的冒出了冷汗,要是这东西当众被从箱子里翻出来,叶眉的脸往哪里搁?

这些人实在太过卑鄙!

要不是他细心的看到透明胶布有重新贴过的痕迹,他和叶市长以后都得过上让人指脊梁骨的日子。更有可能,市委华书记会借题发挥……

“砰砰砰!”敲门声响起,接着门就被推开,而季子强已经眼疾手快的把那个罪恶的东西塞进了西装裤袋。

敲门的人是韦俊海的秘书,他看着季子强笑呵呵地说:“子强啊,怎么这么慢,领导们都等着呢。”

“哦,我再确认一下资料有没有什么缺漏的,这就来。”季子强沉稳的说着,就把资料又条理有序的装了回去。

回到会议室,季子强打开箱子时注意到韦俊海的眼睛比平时多了几分专注,最后,当然转变成了失望,只是被他自己小心翼翼的遮掩过去了。

没多久,例行的会议就结束了,叶眉回到市长办公室,季子强也如常地跟了进来。

门关上了,会议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叶眉轻声问:“发生了什么事吗?”按理,季子强拿个资料不会这么慢的。他们在等着时,韦俊海还笑着说:这个子强啊,怎么拿个资料,是去外市拿了吗?

季子强靠近叶眉,说:“有人动了资料箱,在里面放了个东西。”

“放了什么?”叶眉皱了皱眉。

“在我裤带里,你摸。”

本来叶眉在办公室是很注意形象的,这天也是确实出于好奇,就伸手进去摸了一下。当她的小手攥住了那光滑的东西,她的脸忽的一下就红了起来,声音也有点儿不平稳了,“这,这该不会是那个……”

“嗯!”季子强郑重的点了点头。

“卑鄙!真卑鄙!”叶眉咬牙切齿的同时,心也不由得砰砰乱跳。是因为她正是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吗?好像最近,只要单独靠近季子强,她都会有些克制不住的蠢蠢欲动。而且,今天还更强烈。

“好了,你也别生气了,找个机会反击就是了。”季子强轻声说。

见叶眉还是沉着小脸儿,脸上又布满淡淡的红晕,季子强心悸荡漾,真恨不得这里就是可以让他为所欲为的地方。他压低声音凑到她耳边说:“下回,咱们用这个试试?”

叶眉浑身一热,眼睛里多了一些春色,然而她不是一般的女人,很快就收敛了不该有的情绪,正色道:“别开玩笑。”

“是!”季子强立即一本正经起来。

叶眉随后回到办公桌前坐下,若有所思地说:“子强,你说今天这事,跟华书记有关吗?”

“不管有关无关,都是一丘之貉。”

“那倒是,而且多半跟这老狐狸脱不了干系,看来我也该给华书记上上眼药了,不然……”

叶眉没有继续说下去,他们两个人也都懂。

过后的几天,叶眉就在寻找机会,因为有心,机会很快也就来了。

这天,省委来了领导,是省委季涵兴副书记,接待时,刚好叶眉跟他一桌。

嬉笑中,有人说起了文件签字什么的,叶眉就状似无意地说:“季书记,以后你那签字写好点,我们市上华书记那次在会议室就说:怎么季书记的字这么难看。呵呵呵。”

当时季涵兴副书记脸色沉了下去。

也不是别人说,这季书记的字在几个市上领导中,确实要差点,不过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差,只是其他几个省里主要领导都每天练字呢。

这个话好像华书记也说过,是在会议室说的,但是当时会议室也就只有华书记和叶眉两个人,而且华书记说的难看不是字写的差的意思,是字太潦草,看不清楚。

但季涵兴副书记就不会这样理解了,他从叶眉的玩笑里听到的意思就是柳林市的华书记在会议室大庭广众之下,说自己字难看,季副书记当然心里不痛快了,他就冷哼了一声,沉下脸说:“他华成飞的字是比我写的好,我承认,以后我要多向他学习。”

应该说叶眉这一炮点的确实恰到好处,以后只怕季副书记就和华书记把这梁子接上了。

当时季子强也在,只是不好跟叶眉交流什么,第二天到了办公室,季子强才对叶眉说:“这件事你处理的真不错。”

叶眉哼了一声,“我要是不做点儿什么,华书记只会觉得我软弱。”

对官场中这种明明暗暗,若隐若现的斗争,季子强是很有体会,他深谙世道,熟悉人性,也深得其味,这除了自己学习思索以外,更多的是一种天赋,季子强可以随便的就洞悉很多常人看不懂的套路,但季子强在更多的时候,又是让自己隐藏住锋芒,含而不露,胸藏珠玑,季子强就像一个老练的猎人,用野草包扎住闪亮的抢管,默默的,耐心的,静静的等待机会的到来。

时间过了一阵,市政府里一如往常一样散漫和安静。

季子强像往常一样快步走进了政府办公室,这是他每天一早必须做的一件事情,到办公室来见下秘书长张景龙,张秘书长的头上已经掉了很多头发,剩下的那些他总是很小心的让它们尽量的长的长一点,把那些没有头发的地方遮掩一下。

看到季子强走了进来,张秘书长就很严肃的说:“小季啊,今天叶市长的活动比较多,我给你说下,你也记一下。”

“是吗,最近事情有点多,呵呵,张秘书长你说,我记一下。”

季子强连忙就掏出了笔记本,这个工作是不敢马虎的,叶市长最近很忙,每天的工作都派的很满,时间上更是要掐好,有的活动要晚点到,到早了人家笑话,你就比如说吃饭,你一个市长早早的就上去了,那像什么话,一个人坐在包间,傻乎乎的等下属,那人家不笑话才怪。

再比如是上面来人的会议,你市长姗姗来迟,上面领导怎么看你,那还不说你摆架子?装老大?是不是心里对人家领导有意见啊?

所以叶市长每天的工作安排,季子强都是要认真对待的,出了漏子就都是秘书的错了,不要以为自己和叶市长有那么一点关系,那玩意靠不住事,真要有了问题,季子强估计叶眉该怎么收拾自己一定不会手软的,谁让大家都是官场中人呢?

这个地方,不要谈什么感情,谈什么人情,大家都是为名利而聚,为名利而散,任何人,只要你影响到了别人的仕途顺畅,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意,结果都是一样,都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打击。

季子强记好了今天叶市长的工作安排,就客气的告别了张秘书长,对这个张秘书长,季子强是有点认识的,他总是像一个忠诚的藏獒一样,看守着自己那办公室主任的位置,谁要是稍微的有那么一丁点靠近的苗头,他都会勇敢的,不厌其烦的防卫。

季子强就首当其冲的成了张秘书长第一防范对象了,因为季子强是叶市长的贴身秘书,还挂着办公室一个副主任的虚职,这就不的不让张秘书长紧紧张张了,这一两年来,季子强没少让他下套。

好在季子强也不是等闲之辈,他总能用一次次的如履薄冰和谨慎小心来回避张秘书长的陷阱,直到今天为止,张秘书长还没得过手,这反倒让张秘书长更加的惶惶不可终日了,他就奇了个怪,自己一个老猎人,怎么就套不住季子强这样一个新动物呢?

季子强很恭敬的点下头说:“我先过去了张秘书长。”

季子强走出了办公室,很快到了叶眉的办公室。

女市长叶眉就坐在了办公室,当她的秘书季子强进来的时候,她正在打电话,在政府上班的时候,叶眉的打扮永远是那种职业女性的装束,今天穿了件灰色的套装西服,里面是一件墨色的衬衣,季子强注意到,叶市长衬衣的衣领上,绣着两只浅色的蝴蝶,翩翩起舞,似要掀开衣领让人看见里面的春色一样。

季子强没有因为自己和她早已经跨越了同事关系就忘了自己是谁,他还是很低调的在做自己份内的事,在每一天的打扫卫生、整理文件、端茶递水,提包开车门工作中,季子强都是做得一丝不苟,认认真真,殷勤而周到。

现在季子强先给叶眉泡上了茶水,再端到了叶眉放在桌上的左手旁边,然后退后几步,等待着叶眉电话结束后给她做每天必须工作请示。

叶眉也是一样,一到办公室,她的脸总是绷的很紧,看着季子强的神情,也是如常平淡和漠然的,你根本就不可能从她的脸上看出前几天他们在一起时那疯狂颠迷和放荡柔媚,他们仿佛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只是在偶尔对望的目光里,才有一丝不易觉查的彼此的信任。

叶眉闷闷的放下电话,三年多了,有时候她还是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柳林市的过客,没有太多可以信赖和使起来顺手的下属,这让她工作起来很被动。

华书记和韦俊海也正因为她的这点不足,才可以小瞧和蔑视叶眉的权威,让她的市长名分和权利不成正比。

不过这小小的不快没有对她形成太多的影响,她几乎已经麻木和习惯了,她需要考虑更多的东西,最近一个阶段,市委华书记对她的权利开始了不断的打压,或者,他们是不是感觉到已经应该让自己退出柳林市的政治舞台了,这个问题很严重,叶眉不得不小心的应对。

叶眉抬眼看这季子强说:“小季,今天都有什么安排?”

季子强平静的正视着叶眉说:“今天活动派的比较满,我给你报下,你看看那些地方不妥。”

叶眉点了一下头,没再说什么了。

季子强就打开了笔记本,逐条的读了一遍,读完看看叶眉,见她若有所思的样子,季子强知道,自己可能是白读了,叶眉的心思根本就不再这个上面,不过这也不奇怪,自己总是为她安排好了一切,她不需要为这些小事操心什么的。

“小季啊,我总感觉最近市上的气氛有点不对,你也多留意一点。”叶眉没有提今天活动议程的问题,说出了一句很不相干的话来。

季子强稍微的犹豫了一下说:“或者这只是一种试探,现在就拉开决战的战幕,我看言之过早。”

他们都知道彼此在说什么,在这几年的配合中,相互间的思路和语气,他们都很熟悉,在这个地方,也只有他们两人才算的上信赖。

这不是取决于他们的特殊关系,而是他们都很明白一个道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特别是季子强,更是没有其他的选择,一个秘书,就像是古代额头上刻着火印的犯人,不管以后自己走到那里,身上散发的都是叶眉的气息,就算季子强自己想要改换门庭,重上其他人的战车,那也不再可能了,因为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仕途安危和一个叛徒联系在一起。

这就是官场,当你刚刚踏入这个场地,第一个问题就是站队,站好了队,事半功倍,站错了队,呵呵呵,什么叫悲剧?你就是悲剧!

季子强更是可以理解这布满荆棘、充满虚伪、尔虞我诈的仕途,他的前程,他的未来其实已经豪无悬念的挂在了叶眉的身上,假如叶眉被华书记,或者常务副市长韦俊海赶走,那么迎接自己的就是被柳林市政治边缘化。

没有谁会再使用和提拔一个前市长的秘书,人情冷暖,人走茶凉,说的就是这种情况。所以季子强除了是叶眉的秘书以外,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确保叶眉在柳林市的地位稳固。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季子强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好在自己的很多建议和考虑,叶眉都会接受,这也降低了叶眉很多次的风险,在对外防卫和进攻中,他们的步调惊人的协调和统一,有很多时候,叶眉不得不佩服季子强的睿智和老道,她也相信,只要给季子强一个机会,一个舞台,季子强一定比自己做的更好。

在季子强和叶眉离开了政府以后,他们已经连续的参加了两个会议,现在是一个矿山座谈会,叶眉在上面刚刚讲完了话,在一阵掌声中,叶眉端起了水杯。

季子强坐在会议室的旁边一排椅子上,他有点无聊,叶眉的讲话稿子是他写的,所以他不用细听,这样的稿子他写的太多了,季子强已经过了对自己稿子的欣赏和自恋阶段。

他在叶眉讲话的时候,就心猿意马的放开自己的思维,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这也是他的拿手好戏,每天应对如此多的会议,而每次会议又轮不到自己讲话,这样的无聊和寂寞旁人是不理解的,季子强就只有靠想象和回忆来度过这些时光了。

季子强在幻想的时候,他的脸上总是洋溢着春风一般的笑,高傲和淡漠,让他显得有一些霸气,而潇洒和一点点玩世不恭的神色,让他那敏锐的眼睛,狡黠的发着光,没有人敢于轻视他的智商。

季子强就想到了自己的初恋,想起了自己的第一次成人洗礼,那是大学的时候,在自己租住的房间,大雨让安子若无法回校,安子若心里也不希望回校吧?

那一夜静静的灯光,砰砰的心跳,让两颗年轻的心慌乱紧张,当自己和安子若拥抱在一起的时候,彼此的呼吸都已凌乱,光润巍峨的小山展现在眼前,季子强忍不住用力搓揉着,然后脱下自己的……

未完待续......后续故事更加精彩!后续全文可以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