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色猫网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adambaldwin-central.com。色猫网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最初我们不相识,最终我们不相认。

微小说|火车站等不到飞机的降落


爱情 | 不一定都能重来


缘起则会相逢,然后在某个时间点,上演一段猝不及防的故事,就像米砂和苏寻。

 
在共同朋友的生日会上,他们都被作为客人邀请了过去,成就了彼此的初见。那天,玩游戏的时候,米砂输了大冒险,惩罚是要和身边的男士拥抱一分钟,而苏寻刚好在她身边,苏寻后来对米砂说那是命中注定,米砂也觉得,因为她就是从那一刻起,开始相信命运。好像赶往那场生日会,就是为了遇见苏寻。
 
后来他们一群朋友去唱歌,苏寻坐到了米砂身边,中场的时候,苏寻点了一首“my prayer”,当时他的眼睛像星星,又像大海,好像可以让人不自觉的沉溺进去,他的声音低沉又温柔,直到一曲结束,米砂才意识到苏寻是面对着她唱完整首歌的,唱完的时候苏寻在喧闹的起哄声中对她说,“在未遇见之前,你就好像已经在我生命里了。”
 
苏寻说遇到了米砂,越来越发现自己不够好,即使,米砂从来没有要求过她,他也默默地为米砂做了好多的改变,几年烟龄的他把吸烟换成了运动,老干部似的他愿意为米砂准备一些小惊喜,明明比米砂大二岁,恋爱后,却像个孩子一样,会偶尔吃醋,也会霸道的为米砂遮挡风雨。
 
苏寻说恋爱满两年就会娶米砂,从那一刻开始,米砂几乎每一天都在等待着,苏寻很努力,努力的工作,努力的对米砂好,他说要给米砂别人拥有的一切,他说要让米砂幸福,他说不能让米砂输,米砂却觉得他好傻,其实只要苏寻在她身边就已经很幸福了,她也可以赚钱,他们可以一起努力,可是苏寻总是摇摇头说不够的,那样执拗的像个小孩。
 
有所期待的时候,时间总是太匆匆,两年很快就过去了,苏寻还是没有向米砂求婚,也许是生活太过匆忙使他忘记,那么米砂想就由自己来好了,其实只要是苏寻,她什么都愿意做,可是苏寻拒绝了她,米砂那天仿佛经历了这么多年来最大的一次挫折,可是,她却又不能怪苏寻,偏偏该死的她知道,是因为苏寻觉得自己不够好,他还需要时间。
 
米砂后来和苏寻说过好多次,别人有的不一定是自己想要的,可是他总是不明白,米砂说,“我们为什么要把时间这样浪费掉,人生有多少个两年,你总说这是给我的诺言,一定要做到,傻瓜,好啊,那我也只能等你,你看,两年又到了,你,还是没有娶我,我却好像等待了一辈子那么久,久到不知道要怎么等了。”后来的他们,沉默变得越来越多。
 
苏寻曾说,他喜欢海中浪花的灵动,而偏偏遇到了米砂,这般如蓝色吞噬天空般的忧郁,米砂说,或许这是孽缘。苏寻当即怒视着她,米砂则向他讨好一笑,他这才终于松动了表情,那么傻。米砂心想,傻瓜,我们怎么会是孽缘呢,即使到这一刻,遇见你依旧是我最大的幸运,虽然你没有什么高的学历,只是一个建筑公司的底层员工,但是我知道你对建筑是多么有天分,曾经很多次对你说,你以后一定会是一个出色的设计师,你笑着捏着我的鼻子,我知道那是你的理想,可是,你只要你的理想,没有安放好我的位置。
 
米砂和苏寻的原则,从他们约定开始就势同水火了,他们都固执,固执地不懂变通,所以故事才会仓促结局。
 
米砂离开的那天,苏寻送她到了机场,就那样静静的什么也没说,他倔强的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绪,米砂却看到了他攥紧的拳头上凸起的血管,安检的时候苏寻给了她一本书,米砂看了一眼是诗集,她低着头又抬起,眼泪一滴一滴的掉在封面上,米砂哭着对他说:苏寻,我等不到你,也等不到我们的未来,就好像在火车站永远等不到飞机的降落,我曾经是真的想和你好好的......保重,再见......
 
米砂进了安检口,不再看向身后的人,此后的喜怒哀乐,似乎也再也不会有交集了,她把书放到了包里,自己则靠在座位上,看着飞机渐渐远离。
 
人如果只有七秒钟记忆就好了,可是人只能是人,不是鱼,又一个两年随着秋风落叶逝去,他们整整两年没有联系,默契的就像从来没有过去。米砂再次来到这里,仿佛过了好久好久,下了飞机,走过了出口,看到前方的广告牌和陌生的机场的时候,米砂在人群里哭到不能自已,那里写着一排字“国内建筑新星——苏寻,在火车站等飞机的降落”。
 
苏寻,他做到了,他终于实现了梦想,还把火车站和机场连在了一起。米砂拿出包里的那本未看过的书,打开的时候落下了夹着的一张纸,上面是她熟悉的字迹:
 
《我拿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
绝望的落日,
荒郊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

.


我给你我的寂寞,
我的黑暗,
我心的饥渴,
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诗歌的下面还有一段话:
“纵然,我的生活是有多么贫瘠不堪,可还是想把这渺小的一切送给你,可是矛盾的我,又不想给你渺小,我想征服世界,我想给你我打败的世界。”
 
可是,苏寻不知道,他用六年打败了世界,然后送给她,他有没有问过米砂想不想要?
 
故事的开始,他们最初不相识;
故事的结束,他们最终不相认。
米砂还是爱苏寻,可是世上哪有那么多的破镜重圆,就算是在火车站等到了飞机的降落,然而在她走后的这两年里,还是没有等到他,米砂注视着这个诺大的火车站,无声的说着,苏寻,我不等你了,我真的不等你了。





文章就这么结束了,谢谢你在这里经过


如果你喜欢这里的文字,请加入沙漏拾忆



微信名:沙漏拾忆

如果你喜欢这里,

请关注、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