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姐阴影下的平儿:作为通房丫头,她为何没怀上贾琏的孩子?|三十立铺

摘要: 情商最高的女人,不是薛宝钗,而是平儿。

11-12 05:50 首页 三十立铺(Leap)


文/有毛僧


?在《红楼梦》中,平儿是少有的比较丰满的人物形象之一。历代的红学家对她评价都很高。此外,在坊间的闲言碎语中,平儿也是个做人周全的榜样。


能在贾府这样的地方活下来,并且在贾琏与凤姐身边周旋,若非有过人的能力,不可能做到这点。平儿是贾府所有丫鬟中做得最成功的一位。



卑微的身份


平儿是王熙凤陪嫁的丫鬟,由于王熙凤是个醋坛子,又是个性子很急的人,所以连续赶走了三个,只剩下了平儿。平儿能剩下来,与她高超的生存哲学不无关系。在王熙凤身边,平儿一直是个极为特殊的存在。


很多人说,平儿是贾琏的小妾,其实并不是,她具备小妾的功能,但是不具备小妾的身份。她既没有姨娘的身份,也没有“二房奶奶”的地位,充其量不过是个特殊的丫头。准确地讲,平儿的身份是贾琏的“通房大丫头”。



所谓“通房大丫头”,根据刘心武的解释,指的是房间与主子只有一墙之隔,且有小门,便于夜间伺候主子。尤其是男女主子行房事的时候,她是可以站在旁边伺候的,以便于完成一些高难度动作。在必要的情况下,得到主子召唤,她也得随时准备上床。


这样的丫头因为工作性质特殊,所以很早就懂了男女之事。也因为这个便利,多数通房丫头都成了小妾或姨娘。平儿是贾琏的通房丫头,与贾琏有男女关系之实,但一直并没有小妾的地位,不过是个地位比普通的丫鬟高的特殊丫鬟。



凤姐得知贾琏娶了尤氏后,将尤二姐骗接到了府上,平儿给尤二姐行礼时,被尤二姐拦住了:“妹子快别这么着,你我是一样的人。”凤姐道:“折死了他!妹只管受礼,他原是咱们的丫头。”这一个细节就足以说明,平儿的地位非常低贱。


凤姐的钥匙


对于平儿这样出身的婢女,要想在贾府活下来,唯一的办法是抱紧大腿。所以,她将自己的生命全部献给了凤姐。她既为凤姐做了大量好事,如平衡丫鬟们的关系,平复凤姐得罪的人的心情等。她暗地里为凤姐做了很多好事。



同时,她也是凤姐的得力帮凶。设相思计谋害贾瑞平儿也有份儿。放高利贷,以及催账等,平儿都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她的忠心耿耿是不带有任何杂念的。这是典型的忠厚奴才,为了主子可以做任何事情,甚至包括去死。


平儿之于凤姐的重要性,很多人都看在眼里,如,原著第三十九回中李纨如此说:“有个唐僧取经,就有个白马来驮他;有个刘智远打天下,就有个瓜精来送盔甲;有个凤丫头,就有个你。你就是你奶奶的一把总钥匙,还要这钥匙做什么?”



将平儿说成是凤姐的钥匙,这个比喻不仅极为恰当,也非常精彩。这一下子道出了平儿与凤姐的关系。尽管平儿在贾琏方面对凤姐是有威胁的,但是平儿一切都做得滴水不漏,让凤姐没有理由,也没有机会对平儿起疑心。


凤姐生病的时候,平儿代为打理一切俗务,各种事情都井井有条,贾府上下无不称赞。就连平日里很多恨凤姐的人,也因为平儿的平衡而消解了对凤姐的恨。能做到这点,她的能力早已超过了一般的贾府男子了。


夹缝中的平衡手


贾琏是个性格狠毒,极为暴烈的人,而凤姐又是个心狠手辣的狠角色。在他们之间获得平衡是一件很难得事。所以贾宝玉才感叹:“平儿处在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之间却能体贴周到,殊不容易。”从这里可以看出,贾宝玉是个观察能力很强的人,也比较懂女人。



平儿在凤姐身边伺候她和贾琏很多年,作为通房丫头,平儿并没有怀孕。这个事情让人很吃惊。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这是平儿主动的选择,而不是身体的原因。凤姐是个醋坛子,平儿深知这一点。为了不引起凤姐的嫉妒,她能做的是,尽可能不与贾琏上床。


兴儿曾说:“虽然平姑娘在屋里,大约一年二年之间两个有一次到一处,他还要口里掂十个过子呢,气的平姑娘性子发了,哭闹一阵,说:‘又不是我自己寻来的,你又浪着劝我,我原不依,你反说我反了,这会子又这样。’他一般的也罢了,倒央告平姑娘。”



从这里可以看出,在王熙凤的眼皮子底下,平儿一两年才与贾琏有一次机会,这还是王熙凤瞎琢磨出来的,是否有真事还另说。平儿表面是个小妾,实际上不敢与贾琏发生关系。贾琏也怕老婆,不得已只能外面找。贾琏外面有人,被平儿搜出头发。贾琏抓着平儿求欢,平儿跑开了,气得贾琏猫着腰大骂。


能在这么复杂的环境中活下来,并且能够一直得到王熙凤的信任,得到贾府上下的认可,同时让贾琏不敢动自己。这是平儿做人做到极致的表现。同时,也可以看出,在这个过程中,她面临的内心挣扎与痛苦。


结语


清代青山山农在《红楼梦广义》中说:“平儿不矜才,不使气,不恃宠,不市恩,不辞劳怨,有古名臣事君之风。”。这种褒奖放在今天,总让人觉得可怜。尽管凤姐死后,平儿做了贾琏的正房,但是面对这样的一个风流丈夫,平儿的日子真的会幸福吗?没有凤姐的管束,贾琏又会如何对待平儿呢?这些都是未知数,细思极恐。


参考文献:


1. 梁燕:“论平儿”,《红楼梦学刊》,1998年4月刊;

2. 王玲:“论平儿”,《安徽文学》,2008年10月刊;

3. 臧卫东:“在夹缝中生存的好‘秘书’——平儿”,《领导之友》,2015年7月刊;

4. 王焕荣:“平儿的处世艺术”,《时代文学》,2008年12月刊;

5. 卢佳佳 “‘得人心与讨人嫌’——观平儿与赵姨娘的为人处事看二者身份命运的变化”,《名作欣赏》,2014年9月刊;

6. 刘心武:《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系列,东方出版社,2005-2007年版。



-END-


 ▌版权声明:“三十立铺”是有毛僧和他的朋友们的原创平台,致力于知识娱乐化。所有文章均为原创,除了微信公众平台外,部分文章还将发至企鹅号、一点号、网易号、UC订阅号、百家号、头条号等平台。转载请联系总编辑微信(tc350549047)。


角度 深度 温度

热点冷观察,西游的视角,娱乐的态度

微信号:thirty-leap

长按二维码关注“三十立铺”



首页 - 三十立铺(Leap)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