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更换派车模式后:乘客打不到车,司机接不到单,这是为哪般?

摘要: 重新回归的我们,需要各位的继续陪伴与支持。我们一如继往,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11-08 15:23 首页 Taxi地带

来源: 经济观察报(北京)

  “我在首都机场发出订单之后,司机接了订单但是马上就取消了。这样的情况发生了五次,实在是让人意外。”10月24日,从外地出差回来的宋先生气愤地表示。而由于在短时间内被司机取消次数太多,系统自动判定宋先生“叫车过于频繁”,而暂停宋先生的滴滴出行使用二十分钟。

“我根本打不上车,最近已经不使用滴滴了,我现在用神州租车,用专车。”10月25日,杨先生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我之前向滴滴发起过投诉,但是没有用。我也以为是机场有人用抢单机器导致这样的,但后来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北京市一位出租司机在10月25日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的时候表示,原因在于滴滴出行更换了给出租车派单的模式

“以前出租车是抢单模式,现在有派单模式。而抢单模式中,很久都没有订单,比如在机场抢单模式基本看不到订单,所以大部分出租车司机都开着派单模式,也就是说很可能派过来的单子根本不是司机想走的方向。我自己很少取消,但这个月也取消了好多。虽然滴滴有相应的处罚,但我们实在是不想跑。”上述出租车司机表示。

实际上,最近不少乘客在打车的时候也确实发现,接到订单的司机有时候距离自己很远。“有时候定那个单刚被接了,司机打电话过来,问能不能取消了,说是系统派的订单,距离太远了。”经常使用滴滴出行的唐女士告诉记者。唐女士已经使用滴滴打车了一千多次,是一个网约车忠实使用者。“现在打车跟以前有点不一样。”


出租车进入派单模式后

去年8月底,滴滴出行首次公开表示,滴滴正在和合作出租车企业探索,在原有“抢单模式”的基础上推出“智能派单”,系统会综合考虑距离、拥堵情况、运力供需、司机服务评价等因素,自动将乘客订单定向匹配给一位最合适的出租车司机。新举措的关键是抢单变派单,出租车也可跑专快车。

南京的媒体在今年8月报道称,南京的出租车司机反映,“滴滴”公司开始禁止出租车使用抢单揽活,而改为平台统一派单了。这种情况下,出租车的客源骤减,乘客也频繁遭遇订单被取消,出行变得不方便了。南京客管部门当时在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打车软件平台像对待网约车一样给出租车派单,已经涉嫌违规。

不得强制给巡游车驾驶员派单,扰乱巡游车驾驶员正常的经营行为,涉及到这方面的违法行为,我们查实以后会对平台做出相应的处罚。”南京市客管处办公室副主任许兵表示,不过南京市究竟此后给予滴滴出行怎样的处罚,并没有后文。

一位滴滴专车表示,滴滴目前主推的是自己的专车业务,因而对出租车和快车业务有所抑制。“现在滴滴的司机有三种,自营的,对公平台的,还有就是私家车主的,现在滴滴平台派单都会优先派给自营的跟对公平台的。”该滴滴专车司机表示。不过这种说法并没有得到滴滴出行方面的认可。“我们也觉得滴滴这样做是不行的,需求完全没法匹配了。”北京一位陈姓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他认为滴滴已经在滥用其在出行领域的垄断地位,对行业产生了不好的影响。”这种事情要是政府部门能有一个全国性的软件就好了,但是政府做的吧,可能效率又不高。市场化的还是需要有一两家,存在竞争会比较好。”

都是垄断惹的祸?

滴滴出行由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合并而来,此后又吞并了uber(优步)中国。外界一度质疑滴滴存在垄断,且商务部也约谈了滴滴出行,但至于滴滴出行是否涉嫌垄断,目前并没有官方定论。不过,为了抵抗滴滴出行,摩拜、嘀嗒拼车、首汽约车等已经联合起来对抗它

据媒体报道,目前摩拜单车已经独立出一个出行服务部门,专门负责网约车业务;继今年9月摩拜宣布与首汽约车合作后,摩拜与曹操专车、嘀嗒拼车等第三方网约车平台的接入服务正在洽谈中。。“在网约车领域,后来者包括首汽租车、滴答拼车等发展十分快,活跃度上升很快,对滴滴而言将是一个挑战,特别是他们打通了所有渠道。”一位业内分析人士指出。

对滴滴而言,还有一个比较恼火的事情。按照去年发布的网约车新政,滴滴快车在北京地区必须符合“京籍京车”的规定,今年3月底,滴滴正式宣布将于4月1日前停止对全北京地区(包括六环外)外牌网约车进行派单,不过在实施过程中,这一决定显然无法真正执行下去。

不过,要真正做到京籍京车,可谓十分艰难。艾媒咨询之前调查的数据则显示,在北京有本地户籍的网约车司机仅占3.6%,在上海有本地户籍的网约车司机仅占5.3%。一位滴滴司机表示,在滴滴快车司机群里,超过百人的群中只有2个北京人。而在实际运行中,现在除了外地牌照的司机平台不派单,仍给京牌的司机派单,所以大部分有北京牌照的仍然在跑滴滴。“对滴滴而言,要真正严格执行不太可能,司机们有很多方式规避,只要有京牌车。”一位司机表示。


微信号:Taxi158


长按二维码 关注Taxi头条


首页 - Taxi地带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