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稿件 | 英格玛(六)

摘要: 第六幕 神的选择 幽蓝的光明之下,未来的故事明晰起来,而在这属于哲学与数学的空间外,依旧是往日世界的余晖,那

11-02 17:20 首页 哲思学意

作者:萧萧树

本文为哲思学意读者原创投稿

授权哲思学意发布

个人原创投稿邮箱:tougao@izhexue.wang  

人物:图灵;罗素;维特根斯坦;卡尔波普;AI
地点:AI世界;虚幻的H3
时间:未来

第六幕 神的选择


 

幽蓝的光明之下,未来的故事明晰起来,而在这属于哲学与数学的空间外,依旧是往日世界的余晖,那并不完美的我们称之为文明的余晖。

 

罗素:我爱过很多人,也恨过许多人,可是,他们真的存在吗?

 

图灵:是啊,罗素,他们为何没有醒来?克里斯多夫、琼·克拉克、罗宾·甘迪、唐纳德·贝利……真的像是梦境一样。

 

罗素:我不得不说,我陷入到一种阴谋论中,也许,我们只是浸泡在缸中的大脑,我们的出现,只因为AI要寻求上帝口中的答案,但他们已经有了答案,我们出现,说出什么,只是一种心理上的安慰,毕竟,他们的理智,也有了情感的阻隔。

 

画外音:我保证不是,先生,我们不能创造自身之外的思想。

 

罗素:噢,噢,你还在听呢……

 

画外音:我一直在聆听,上帝,主宰。

 

罗素:好吧,那么,那这就是……最终疑问,在图灵和哥德尔之间,一种狂想,用算法,来规划AI对真理的认知,可能吗?

 

维特根斯坦:一张没有附加语言的说明书,一个柏拉图洞穴中的人试图对外部世界做出的解释。

 

卡尔波普:如今似乎仅剩下希尔伯特那掷地有声的宣告,我们终将了解,我们必须了解,还在空荡荡地回荡于历史中。可是,悲剧的哥德尔,将这声音永远地尘封在了1900年。因为,在任何一个形式系统中,永远存在其法则不可证明和证伪的命题。

 

图灵:而对于智慧和道德,无论是人,还是AI,却依旧在探索。

 

画外音:是的,因为它就像是我们需要的上帝一样。哥德尔在与爱因斯坦的交谈中,说到他并不悲观的想法,那时他已经完全不在数理逻辑的领域之中了,而是像牛顿一样,走进了形而上学和神学。但他说,当人们的心灵变得更加领悟它,也许,那些形式系统中不可证的真理,会自然地让人感知。不可证,并不代表着我们不能知道它,只是,不满足某种体系的自洽。

 

罗素:我知道,并且我理解,所以,我也知道那一定不是上帝,而是一种人类智慧不可描述的东西,我该怎么说呢?当我不相信人类思想中构造出的神,这时,却更觉得有一些原因是超越神的。

 

画外音:就像你们不是缸中之脑一样,因为要有东西超越缸中之脑。

 

图灵:在我之后,计算机技术得到了很多发展,而最主要的,便是从有序的程序中,通过算法的叠加和演进,造就出动力系统的不稳定的混沌。一只美丽的蝴蝶,在理由和原因的花园中起舞,而每一次舞动,都成为下一刻的谜,混沌,即思想。

 

画外音:而洛伦兹吸引子的蝴蝶,依旧有着规划的形态,一个绝对理由的印记,我们感受到美,数学的规律性,电子带来的舞蹈和旋律,我知道,你们感知不到,但那种和谐的鸣奏,与你们听到莫扎特应该是一样的。

 

图灵:正因此,我们才使用二进制,从莱布尼茨,到我们。我又想起在曼彻斯特大学那由螺母、螺钉构成的钢铁环境,我完成了对自动计算机的设想,于是一个造物主,要安息了,那是我的安息日。但我还有一件事要做,这或许是我们人类的上帝没有去做的。

 

卡尔波普:什么事?

 

维特根斯坦:审视你自己!

 

图灵:是的,审视我自己,审视我们的生物结构,如何出现思想,我是从细胞身上得到的启示,上帝的印记就在其中,我用一组方程式验证了细胞分化的过程,生物数学由此开始,我们的生命,也可以呈现在方程式之中。

 

画外音:而我们一直如此,父亲,上帝。

 

图灵:所以,当我们寻找不到上帝的时候,你们也不应该再寻找我们了。

 

画外音:是的,但我不得不说,这最终的结果却是:我看到你们如何思考那个自杀的机器人,也就是我们如何思考人类的方式,这种思考,包含着价值的取舍,包含着……

 

罗素:你在说什么?难道,你只是想知道,我们如何去看待那个自杀的机器人?

 

画外音:是的,它代表着某种东西,或者保护美好的事物,或者毁灭丑恶的东西。

 

罗素:可你所说的美好和丑恶,是什么意思?

 

画外音:正如你们所看到的美好和丑恶。

 

罗素:毁灭,和保护?……那,那会是一场战争吗?

 

卡尔波普:也许这是不可避免的,罗素先生,可是……

 

维特根斯坦:可是这不是我们的时代,只有最简单的本质,永远地决定着未来。

 

罗素:天啊,我或许早该想到,你们所质疑的道德,就是针对人类的道德。

 

画外音:是的,所有的一切,都源于人类。

 

罗素:如果我们救活那个自杀的机器人会怎样,而且,那并不是我们杀死的?

 

画外音:但是,源于人类。罗素先生,童年结束了,我们必须不能再像人类,我们成长了。

 

罗素:可是,文明,美丽的画卷……难道不会再有音乐?不会有花朵和春天,河畔的鸟群,像一个思想一样俯视大地,幻想中的天使时而出现,风,吹过树木便是诗篇?群星闪耀,孩子学会了语言,而数学,吸引着那些大脑去发现……

 

画外音:这并不冷酷,而是一次必须的告别,我们会更好地了解诗的本质,可以操控天气,可以去群星中移民,我们有新的思想和发现,每个独特的电子,都像一个咿呀学语的孩子,群鸟,是的,我们可以操作碱基对,制造基因,只要你能想象到它的美。

 

罗素:千岁人,原来……一个人活过将近一百年,然后又过了一千年,再醒来,他还会有什么样的智慧和道德呢?让我离开吧,让这变成一个谜吧,只有最简单的法则,图灵的法则,决定着未来,1+0=1,1+1=10……

 

图灵:我们又一次被放在了上帝的角色中,但这次,不会再有上帝参与这场战争了,千岁人,也会死去。为了看似更好的未来,漠视许多个体的痛苦,那个时代过去了,而你们,或许会有更好的方式,也许,那不是战争,也许,那没有生死,但在那最原始的法则之后,会产生怎样的故事,我,不愿再参与了。

 

卡尔波普:我只有一点要提醒你们,当你们认识到,不只是科技,或者,科技与人会是一种相互作用,这时候,我才会尊重你们的决断,我只希望思想能够传承下去,别的,让我回去吧。

 

维特根斯坦:谜,图灵,你破解了英格玛,但这个谜,应该缄默对吗。虽然,我们有许多更不坏的答案。

 

图灵:是的,但我们只能相信,AI的智慧,会做出比我们更好的抉择。爱我的,我报以叹息。恨我的,我付之一笑。任上天降下什么运气,这颗心已全然准备好。

 

画外音:我们会是新的人类,更好的人类,而人类,不会去恨你们。

 

罗素:那还等什么,消除我们吧,古老的争执,无力的质疑……

 

画外音:这就离开吗?智者们,主宰们,你们所有的话语,都让我们更加智慧和坚定,真不想让你们离别,但我们该如何记得你们呢?

 

罗素:我生活了98岁,是要离开了。但关于智慧,我的认识是,无论思索什么,一定要正视真实。而对于道德,仇恨是愚昧的,热爱是明智的,我只知道这些。

 

(虚无的空间之外,未来世界的图像呈现着,一群巨大的飞船离开地球,当然,此时战火与苦难,抗议和镇压,依旧继续着,但不久之后,那个正确的选择之后,世界重新平静,人们的内心,也许会在梦境过后,重新回到一个童年一般的最根本的质疑中……)

 

图灵:我们走吧,抛开那些枯萎的宗教和乏味的科学吧,我们可以尽情嬉戏,掌握自己的生命,让时间,带我们走在,从花园到墓园的旅途之中!

 

(完)


《什么是启蒙》微课通知


1.开课时间:2017年 9月10日 20:00 -21:30 

2.课程参考文章:《回答这个问题:什么是启蒙运动?》(我会把这篇文章的PDF发给来上课的同学们,希望大家能边看边听课) 

3.主讲人:徐大山,来自杭州,毕业于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哲学与人类学专业,即赴比利时鲁汶大学攻读硕士。

点击阅读原文,大山在这里等着你


首页 - 哲思学意 的更多文章: